2012年1月24日 星期二

閒人莫理,話之佢死。

近日在報紙上經常都會看到一個貌似毀容的男士看得我幾乎都想吐!
對於它近來的種種言論……我個人的感想是……
被一個豬狗不如的腦殘人士罵你是狗說你無腦……
情況就好像被一個瘋子罵你癲話你傻……請問……需要動氣嗎?
又試想想如果有一天……八兩金和夏惠姨指著你笑你長得醜……

請問……又需要理會嗎?

輝,早就跟你說不要再花精神在這些無謂人身上了!
幾年前我不是就已經跟你說過,不要再在這些人面前談論我的任何東西嗎?
兄弟,我知你替我不值,我知你很想去改變們對我的一些看法……
但……算了吧!別再浪費時間了!因為根本就沒有這種必要!
在它們眼中,我永遠都是一個十惡不赦的大反派……
在它們腦裡……早已根深蒂固的這樣認為……
儘管我從來沒有傷害過它們……我跟它們甚至就連朋友都談不上!
但……別人的想法,我控制得到嗎?它們愛怎樣想就怎樣想吧!
我有必要再為這些只看表面的無聊人而動氣嗎?
老實說……別人要樹立自己的高尚形象,你做再多的解釋也是無謂的……
輝,現在你明白了嗎?
那班人……見面時就跟我「烚熟狗頭,假到仆街」……
但實際上……根本就連我的死活都懶得理!
那請問……我還需要在乎它們的看法嗎?
說真的……下次再有這種事情……
我就連文字的訴說都懶得寫了!話之佢死啦

沒有留言: